最后一面

这篇文章灵感源于朋友的一个梦

“起床了啊叶华,今天去医院看奶奶。”

......

“快点!再不出发就要堵路上了。”叶华她爸急了。

......

“唉,这孩子是不是又立什么赢一把就睡的flag了。”

“别管她了,咱们走吧。”

“早饭在桌子上,早点吃别凉了。”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手机响了。叶华伸手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喂~谁啊?”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说话啊!”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哦原来没接通...”,“喂?啥事啊大橘”“上号!我碰到一大师车队,还差一个只会喊666的咸鱼。赶紧的带你上分。”,“啊好好好,等我起床...”,“这都两点了还在睡,你赶紧的。”。嘟嘟嘟...

叶华起床发现就自己在家,就把饭拿进房间里边玩边吃。英雄联盟,启动!一连十几条未读消息蹦了出来,都是大橘发来的。叶华赶紧回复:“来了来了”。几秒钟之后,大橘的队列邀请跳了出来...选择你的英雄!虚空之女卡莎,锁定!“?”,大橘的ID在右下角出现。“我卡莎贼6”,叶华满脸自信。“没事,我辅助。”,队伍里ID叫“国服第一辅助0”的大佬开口了。末日使者费德提克,锁定!“?”,叶华没见过这样的套路。“放心”,“行吧...”

 

......团战开始了,卡莎蛰伏在战争迷雾中等待时机切入战场,她找准机会释放虚空索敌,准确地命中了敌方后排英雄。卡莎没有丝毫犹豫便利用猎手本能跃迁到敌人身后,队友也很有默契的配合卡莎的进攻吸引前排的火力。艾卡西亚暴雨!六发弹体从卡莎身后射出,配合虚空索敌打出的电浆效果瞬间终结掉敌方C位。这时其余四人才开始集火卡莎,卡莎见势不妙开启极限超载,她从视野中消失了!她又出现了,并不是你看到了她,而是她的子弹已经到了你眼前。重新出现的卡莎攻势更加猛烈,她在移动中射击,那些来不及反应的敌人根本无法锁定她的位置。在与对手周旋的过程中,卡莎将他们逐个终结,而身上佩戴的凯旋符文让她得以在这场恶战中存活下来。只剩一个了,艾卡西亚暴雨!六发导弹在卡莎的怒吼中喷薄而出,可这个羸弱的敌人根本抵挡不住这些来自虚空的力量。跨爪Kill!......我五杀呢?又被抢了?叶华气得差点把饭打翻。

 

“点击左侧录制按钮即可开始录制本局比赛”,一个温柔的女声从电脑中传出。(呵呵🤭原来的操作刚才都是假的)这套卡莎的连招是叶华昨晚看直播刚学的,虽然练习了几把效果都不太好,但是叶华相信只要有信念就能用得出来(🤭)不过我们的主角叶华的信念好像不太够。这局游戏当然是惨败收场,15投都差点来不及,除了游戏概述的速度更让大橘惊叹的是“国服第一辅助0”的手速,他的问号竟然能跟上开了极限超载的卡莎!“还玩吗老哥?”叶华小心翼翼地问大橘。“先不带你了,我快晋级了。”,大橘说完就把叶华踢出了队列...大橘也自觉态度不太好,赶紧打开和叶华的私聊窗口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过几天高中就开学了,你知道自己在哪个班吗?”,没想到是叶华的消息先发了过来。“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大橘回复道。“哦,那你玩吧”,叶华的状态已经变成了离线。

 

叶华在沙发上等爸妈回来的时候又开始做梦了,梦中的她化身虚空之女抓住一切机会猎杀那些陷入恐惧的人。他们头上不断减小的数字让叶华兴奋不已。

 

“叶华,爸妈回来了。”,叶妈脸色很差,叶爸眼睛红红的。“怎么现在才回来呀?”,叶华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你奶奶她,走了...”,“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回来接你...”。叶华心里很后悔,要是能早点知道这是最后一面,她肯定说什么也要起床去见奶奶。唉...要是能早点知道就好了,要是早点知道是最后一面…

“明天就要开学了,早点休息”,大橘的消息突然出现在手机上。

“嗯”

“你这几天怎么了?游戏都不在线。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好,那我先睡了”

“嗯”

叶华有一种负罪感,她觉得奶奶之所以走的那么突然全是怪她。如果那天她去看奶奶了奶奶肯定就没事了。如果...

这天晚上,少女的身体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起床了叶华,去上学。”,“好”。坐在去学校的车上叶华才睁开眼,看着窗外发呆。突然她注意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路上的人们都戴着一个数字发夹,而且款式都一样,数字大部分都是一。“这是最近流行的么?跟风的人怎么这么多?”,叶华小小的脑袋里装满了疑问。

不过叶华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她没心情考虑这些。叶华更没注意到的是,在陌生人经过之后他们头上的数字都减了一。

 

“你终于来了啊,我刚才看了分班表,咱俩还是在一个班。”

叶华刚走进学校就听到了大橘的声音,“走吧,在楼上。”,“等一下,他们头上的发夹是学校发的吗?”,叶华注意到学校里的人也都戴着和刚才的路人们一样的数字发夹,只不过数字都大很多。“什么发夹?你说谁头上?”,大橘有点不明白。“他们头上都有,就咱俩没戴。”,“我没看到啊,你说啥呢,看错了吧?”,“没有!就是都戴了。”,叶华都急了。“好好好,先上楼吧,一会找个认识的问问。”大橘赶紧服软。“哼!”。结果他们俩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发夹的事,大橘开始怀疑是叶华脑子出了问题,开始向别人打听哪里有靠谱的心理医生。“我没病!我真看见了。”,叶华不觉得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抗拒,一般精神病人在被告知自己生病之后都会不承认。”,大橘故作严肃地说。“你滚蛋!”,“别生气别生气,那咱们来分析一下。你说为什么能看到别人脑袋上的发夹?发夹上的数字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咱俩脑袋上没有?”“我...我不知道...”叶华也很茫然。“那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说不定就没了。”,“好...”

 

第二天一大早大橘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叶华旁边,问她发夹是不是消失了。“没有。”,叶华无奈地摇了摇头。“那有什么变化吗?”,大橘继续问道。“数字好像变小了吧,而且我也没看到我爸妈戴那个。”,叶华想了想说。“变小了?为什么呢…那你还看到有其他人没戴发夹的吗?”,“暂时还没有。”“行吧,那再看看。”,大橘想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嗯...”

 

一连好几天都没有新的发现,数字还是在慢慢减小,最小的是一,大的有两三千,但是很少看到这么大的数字。“你说这会不会是人们的寿命,电影都这么拍的。”叶华大胆假设。“不可能吧,不会这么多人都快死了吧...我头上没有,是不是不会死。”大橘小心求证。“也是。”叶华也觉得这不太可能。“诶?会不会是你和别人见面的次数,大多数人都只见一面,同学见面的次数就多一些。”大橘有了新的想法。......“是因为奶奶吗?”叶华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了。“奶奶怎么了?”,“前几天她走了,我没来得及去看她最后一面...”......“那为什么你的头上没有数字?”,叶华问大橘。“因为我们天天见面呀!”

 

 

叶华逐渐习惯了别人头上一天天减小的数字,这并没有对她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毕竟谁都会有再也见不到的那一天,只不过叶华提前知道了那一天会什么时候到来而已。

 

 

高二刚开学不久,叶华注意到学校里有个男孩头上没有数字。开始叶华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又碰到了那个男孩,叶华跟着他到了高一的楼下,可惜这时候上课铃突然响了,叶华只好作罢。刚回到座位上,叶华的思绪就又飞了出去,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那个有点不一样的男孩,她想继续跟着他,她想知道他在哪个班,她想知道他是谁,她想认识他。“我想认识他!”刚下课叶华就冲着大橘大喊。“你想认识谁啊?”大橘不解。“我刚才碰到一个头上没有数字的男孩。”叶华说话的时候眼里有光。“在哪?”大橘有点失落,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那个唯一。“可能是高一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哦,那不好办了。”,“......”,“......这样吧,放学之后去校门口候着他。”,“好!”

 

放学前的那段时间总是显得特别漫长,后街小贩的吆喝声远比政治老师的社会经济学更具现实意义,操场上喊号子的领队竟也有几分崔健的味道。终于熬到了下课铃响,叶华拽着早就收拾好的书包一下子就窜到了大橘面前。叶华没有注意到大橘复杂的眼神,大橘却看到了叶华脸上写满了“快跟我走”。哦,还有一句“去找他”。今天的大橘好像有数不清的东西要装在包里,终于在叶华第五次望向校门口的时候,大橘拉好了拉链。“快走快走!”叶华已经等不及了。“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忘带的。”“忘带了看我的。”叶华说完便拽着大橘下了楼,飞奔到校门口,等着那个头顶没有数字的男孩出现。

 

“天都快黑了,等不到了吧。”,大橘有点烦躁。“再等等。”,叶华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人群。“我饿了。”,“那...”,叶华回头看着大橘,“再等两分钟行吗?”。大橘没办法,只得答应。两个人像是很有默契地分好工,大橘盯着表,叶华盯着人。“两分钟到了,我们走吧。”,大橘的手伸向旁边却抓了个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华已经不见了。还好叶华没走远,大橘抬头就看到了她飘动的头发,赶紧跟了上去。“你怎么走...”大橘话说了一半就被叶华捂住了嘴,叶华指了指前边的一个男孩,用眼神告诉大橘就是这个人。大橘仔细观察了一番,也没看出来这个男孩有啥特别的地方。他默默地跟着叶华,想看她怎么跟这个男孩搭讪。“同学你好”,叶华拉住了那个男孩,“带钱了吗?借我二十买奶茶。”。大橘强忍着笑从这二人身旁走过……那个男孩愣住了,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对奶茶热爱到向陌生人开口借钱。“带...带了。”,男孩的声音有点颤抖。“那跟我过来。”叶华拉着他走进学校旁边的奶茶店,“大杯奶茶,多糖。”,“好嘞,不要别的的话总共十八。来先把帐结一下。”男孩很自觉的把帐结了,转身要走,没想到又被叶华拦下来了。“你又干嘛?”男孩有点不耐烦了。“你走了老板不认账怎么办?”叶华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男孩只好先留下来等叶华的奶茶到手了再走。叶华窃喜,边等奶茶边盯着男孩红成猴屁股的脸看。男孩害羞地转过去,尽量避免着对视。突然叶华拿起留言墙旁边的便利贴,让男孩写下电话,方便还钱。“不用了。”,男孩拒绝的很干脆。“不还钱我良心过意不去嘛~”,叶华又开始撒娇了。男孩无奈,只得在纸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叶华又要求把名字也加上...“金洲洋”,叶华在心里默念。“给,你的奶茶。我走了。”,“噢好。”,叶华出了店门就把奶茶给了大橘,她根本不爱喝奶茶,尤其是多糖的,但是大橘喜欢,真是人如其名。

 

公交车载着叶华趁着夕阳晃晃悠悠地回到家,今天的叶华觉得特别从容。头上没有数字的金洲洋的出现让叶华不再担心一觉醒来就会和某个人再也见不到了,有一个人像是能陪着她走到永远。“明天把钱还你,你定个地方呗。”,叶华躺在床上给金洲洋发短信。“就校门口的奶茶店吧。”,“好呀~”

 

第二天放学,叶华走进奶茶店。“嗨~”,金洲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嗨...”,叶华脸红了,“刚到十月店里就开暖气了吗?哈哈”,金洲洋笑了笑,没说话。“噢还你钱,哈哈”,“嗯,还喝奶茶吗?这次我请你。”,“不了不了,我,我,我回家了。”,这次轮到叶华害羞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对哦,叶华,桃之夭夭的叶,灼灼其华的华。”“啊?”金洲洋没太听明白。叶华想把名字写下来,可店里的便利贴刚好用完了。“写我手上吧。”,“嗯...”

 

那天,叶华没有坐公交车回家,而是坐在金洲洋的后座上,小心翼翼地,生怕累着他。而金洲洋也像是怕她坐得不舒服,骑得很慢,很慢。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告别之后,金洲洋指着西边的地平线问叶华:“你知道那颗最亮的星星叫什么名字吗?”,“是...金星吗?”,叶华不太确定。“是的,东有启明,西有长庚。因为它总是出现在地平线上,总是被航行在海上的水手们认成灯塔。我爷爷希望我也能像灯塔一样指引那些迷失的人回到陆地上,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你就是我的灯塔,永远不会离开的灯塔”叶华在心里默默地说。多好啊,永远不会离开,像梦一样。

 

 

梦醒的时候是次年冬天。那天早上,等着和金洲洋一起去吃饭的叶华,笑容凝固在了风中。金洲洋头上多了一个数字,131。叶华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告诉自己看错了,努力装出平常的样子,侥幸第二天数字会消失。130。她开始慌了,于是找借口不再见面,以为这样归零的那一天就永远不会来。可是又能拖多久呢?半个月以后,金洲洋的同桌跑来告诉叶华,他好几天没来上课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叶华赶紧打电话给金洲洋,漫长的嘟声之后,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了出来。“喂?”,“你怎么没来上课?”,“我没事...(请7号患者金洲洋到...)”,嘟嘟嘟...他怎么会在医院?出什么事了?叶华想打过去问清楚,可她听到的只剩下忙音。叶华只能求助大橘,希望大橘能从他在医院上班的妈妈那里打听点什么。大橘从来没让叶华失望过,包括这一次。可他不知道怎么告诉叶华真实情况。那天晚上,大橘正想怎么问妈妈知不知道一个连在哪个医院都不清楚的人会是什么病,妈妈就开口了,她告诉大橘今天医院确诊了一例急性白血病,和大橘一个学校。大橘有种不详的预感:“是叫金洲洋吗?”,“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怎么你认识?”,“嗯,认识”,大橘真的不知道怎么告诉叶华。

 

过了几天,叶华终于接到了金洲洋的电话,让她去趟医院。

 

94,显然在命运面前耍小聪明没什么用。病床上的金洲洋面色苍白,想坐起来却没有力气。叶华赶紧把床摇起来,刚好看到床头卡上写着“姓名:金洲洋,性别:男,诊断:急性白血病。祝您早日康复”。“你都看到了吧…”金洲洋有气无力地说。“嗯。”“我想了几天还是决定告诉你,医生说最坏估计就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对不起...”“......”“你回去上课吧,别耽误学习...”叶华料到总有再也见不到的那天,却没想到是以这种残酷的方式。

 

寒假第一天,命运已经把倒计时拨到了23,刚好到寒假结束那天。叶华每天都会到医院来看金洲洋一眼,她害怕连这23也是假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归零。

 

1。终于来了。叶华和金洲洋的父母一起待在病房里,不敢离开。她知道结局但无力改变,只好负隅顽抗。她不敢离开病房,不敢睡觉,甚至连眨一下眼睛都要先观察金洲洋的情况。可她不是超人,除了知道故事何时结束之外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都熬不过命运。

 

0。嘀!嘀!嘀!嘀!嘀!叶华被生命监护仪的警报声惊醒,她睁开眼,故事还是结束了……

One Reply to “最后一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